第0024章 意外的来访之人


  感觉日头越来越毒,康明松结束了手头的活儿,躲回了屋子里。
  家里没有人,父母都在地里盯着大棚的建设。投入了十几万,他们非常的重视,甚至是有些紧张过度。
  这段时间,因为每天都在忙碌番茄种苗的照顾,康明松感觉日子过得非常的充实,觉得好像没有了陆小芳,似乎自己心境也一下轻松了许多,不再有那么多束缚压抑,这种感觉让他都有些后怕。
  自己这种心态,难道是注孤生的节奏?
  电话的响声把康明松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看了看来电提示,康明松并没有伸手去接电话。
  然而,电话却顽强的想着,就好像康明松不接就不罢休一样。
  就这样,电话铃声响了又断,断了又想。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康明松有些心软,但就在伸出手的那一刻,他又缩了回来。
  接了电话又能说什么?
  还不如当做不知道,不接电话好了。
  看了看电话上面显示的“凤梅”二字,康明松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
  三伏天,就算是地处八百多米海拔的靠山村,气温也是高的有些吓人。中午下午基本上都是三十度以上,也就是早晚稍稍凉爽一些。
  这不,才上午十点不到,这气温恐怕就已经攀升到三十度以上了,就算是在屋檐下,康明松都感觉到一股热潮扑面而来。
  康明松抬眼看了一下天色,整个天空明晃晃的蓝,蓝的有些晃眼睛,看不见一丝云彩。
  咦,那边好像有人过来了?
  下一刻,康明松就看清楚了来人,身材高挑,闪着一身青春活泼气息的少女。她的眼睛仿佛如晨星般闪烁着光芒,一袭黑发随意扎了个马尾辫,扔在身后。由于出了汗的缘故,T恤都贴紧身上,愈加突显出她匀称饱满,散发着成熟的魅力的傲人身材。,如同冰雕玉琢般脖子配上一根镶着非金非石坠子的普通项链,显得如此相得益彰,仿佛这个项链天生就应该属于这个脖子似的。
  看见从拐角处走过来的女孩,康明松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陆小芳的妹妹陆凤梅,差点成了他的小姨子的美丽少女,刚刚打电话给他,他却没有接的人。
  ………………
  这个时候,尽管心中不想见面,但是想躲也来不及了,康明松只好招呼道:“凤梅,你怎么来了?”
  陆凤梅耸了耸精致的鼻翼,用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哼了一声道:“哼,打电话你也不接,我就只有自己过来了。”
  康明松讪讪的说道:“一大早起来就在园子里忙着照顾菜苗,电话放在屋里,没听到。”
  “是吗?那我前面几次打电话,你也是没有带电话在身上?”陆凤梅审视的看着康明松说道。
  看着身材高挑,闪着一身青春活泼气息,眼睛仿佛如晨星般闪烁着光芒,灼灼的盯着自己的少女,康明松却是说不出那个简单的“是”字。
  他自然不是每次都没有把电话随身带着,事实上相反,除了充电的时候,他基本上都是电话不离身的。
  最终,他只能是顾左右而言其它,说道:“你怎么来的?这天太热了……”
  一连串的问话其实也暴露出了康明松内心的一些矛盾心态。
  见到陆凤梅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自然是让人高兴的,但是她的身份又让康明松感觉到尴尬,因为她是陆小芳的嫡亲妹妹,自己刚刚跟陆小芳分手,真的不想再跟陆家人有什么纠葛。
  ………………
  康明松还来不及想太多,陆凤梅已经扑了上来,挽住了康明松的胳膊,说道:“我知道你和陆小芳分手了,现在你总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吧?”
  康明松悚然一惊,猛然扭头看着亲昵的挽着自己胳膊的女孩,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喜欢你!”陆凤梅声若蚊蚋的说道,此刻的她娇靥微红,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足以证明女孩在这个问题上下了多大决心,有多么紧张。
  “你?”康明松终于明悟过来,心中一震之后,心念急转,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当他看到对方注视着自家的目光时,心中忍不住暗自大叫糟糕,这丫头的眼神怎么一下子就从以往给自己感觉是小妹妹对兄长的依恋猛然变成了火热而炽烈?
  虽然对于感情的问题有些迟钝,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什么都不懂,自然明白这种目光眼神意味着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
  定了定神,康明松开始思考应对之策。
  女孩那纯净炽热的目光让康明松都为之怦然心动,没有哪个男人敢说面对这样一个无论是哪方面条件都绝对是万里挑一的优秀女孩子会无动于衷,一份得意骄傲康明松也不可避免,但是康明松同样很清楚,这有多危险。
  扪心自问,截止到现在,康明松从未对陆凤梅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他更多的是把这丫头当成一个小妹妹,当然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妹妹。
  年龄比自己都快要小十岁,自己初登陆家的门时,这丫头怕是才十四五岁,正在读初三,完全就是一个无比青涩的黄毛丫头。
  但是这四五年一过去,昔日的黄毛丫头,一下子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可以说在这一刻之前,康明松只是接受了陆凤梅在外形上的变化,在内心中仍然还是几年前那个机灵慧黠的小丫头。
  不过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陆凤梅长大了。
  清了清嗓子,康明松字斟句酌的说道:“凤梅,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明松哥,我当然明白。”陆凤梅说道,饱满的胸脯微微挺起。


  小丫头真的长大了,比起陆小芳的一对A不可同日而语,还真有点体着她母亲的这方面优势。
  她一脸认真的说道:“我马上就要二十岁了,我很清醒,也很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