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5章 好聚好散


  写下这一章的时候,雪恋的心情也有些不平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我的一段经历……
  ………………………………
  心中决定已下,康明松一时间感觉到发自内心的轻松。
  第二天早上,康明松起了个大早,和父母一起把成熟的番茄都采摘了下来,放进车里,然后开车进城。
  因为昨天下午陆凤梅又采摘了一些,今天早上成熟的番茄还没昨天早上多,才二十一斤的样子。
  至于辣椒,现在结的还不多,而且太嫩,康明松打算等一段时间才开始采摘。
  康明松估计,等到七月中旬,可以同时把黄瓜和辣椒采摘去卖。
  抵达大姐家的餐馆之后,康明松又帮着干了一阵活儿,等到下午才赶回家里。
  不过,这次康明松没有再把车开回去,他和大姐两口子商量好了,今后他不会每天给他们店里送菜,一来这样麻烦,二来康明松也没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
  现在,他每天要伺弄半亩多番茄,还有一些辣椒和黄瓜,再加上要写小说,一天还是很忙碌的。
  从明天起,康明松会在早上把番茄采摘装好,然后托乡里跑客运的中巴车师傅带到城里,他们只需要按时去车站取货就行。
  ………………
  因为是坐中巴车回家,自然没那么方便快捷,康明松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于是他在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写小说了。
  只是,康明松才打开电脑,正在厘清思路的时候,电话就响了起来。
  思路被电话铃声骤然打断,康明松的心情有些不好,随手抓起手机,看见是陆小芳的电话,冷冰冰的说道:“什么事儿,说,我很忙!”
  陆小芳显然被康明松的语气给搞得愣了一下,冷笑道:“忙啥子忙?又在忙着写你那小说?”
  “没事儿我挂了?”康明松见对方如此表现,更加不高兴。
  陆小芳冷声道:“先不忙,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康明松点点头,说道:“说吧,我洗耳恭听。”
  陆小芳也不管康明松话语中的讽刺意味,她提高声音说道:“你到底给凤梅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那么死心塌地的帮你说话?还说的让我爸妈他们也改变主意了?”
  “陆小芳,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妹妹多聪明用得着我说吗?她是我几句话就可以说动的?还帮着我在你爸妈面前说话?”康明松皱眉道。
  陆小芳不客气的说道:“你不认也没关系,反正这都不重要了。当然,也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还是以前我提出的条件,要么买房买车,要么你报名参加公务员考试。现在已经是七月份了,市里面今年下半年的报名下个月就开始,考试在9月份。你要报名国家的也可以,那要十月份才报名,十一月才考试,你准备时间还更充分一些,你现在还来得及!”
  听着对方的话,康明松笑了,说道:“你准备的可真是充分,谢谢你如此处心积虑的为我谋划,但是不必要了。”
  康明松的话让陆小芳十分意外,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于她的条件,以前的康明松都是避而不谈,但从来没有这么直接的拒绝过,沉默了几秒钟,她才问道:“你什么意思?”
  康明松笑道:“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懂?你不是早就想跟我分手了嘛,只是因为我一直没答应,让你迟迟不能得偿所愿。这么长时间,我也累了,不想再拖下去了,我答应你,给你自由。”
  ………………
  挂掉电话后,康明松心乱如麻。
  虽然昨晚上就已经下定决心,说是陆小芳再次提出分手,他就同意,并且当时心里面还有一种放下一切的轻松感。
  可当这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淡定的面对这一切。
  毕竟这是一段持续了四五年的感情,哪里是能够说放下就放下的?
  别的不说,就是养了四五年的猫猫狗狗,离开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不舍,更何况是处了四五年的恋人,并且这中间还同床共枕的生活了两年时间。
  虽然不断的在心里面告诉自己要坚强,可是泪水还是忍不住的迷住了双眼。
  康明松知道,这个晚上是没办法继续写小说了,泪眼迷蒙中,他登陆了作家后台,简单的写下了一句话:遭遇人生重大变故,今夜无更,大家见谅。
  然后,他关闭了网页,打开企鹅音乐,随即,一首歌曲在房间里面响起:
  外面下着雨
  犹如我心血在滴
  爱你那么久
  其实算算不容易
  就要分东西
  明天不再有关系
  留在家里的衣服
  有空再来拿回去
  不去想爱都结了果
  舍不得拼命找借口
  不勉强你再为了我
  心不在留不留都是痛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
  让我在你肩膀哭泣
  如果今天我们就要分离
  让我痛快地哭出声音
  我可以抱你吗宝贝
  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你也不得已
  我会笑笑地离去
  ……
  ………………
  张惠妹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在房间里面不断的循环响起,而康明松的心,也由最初的激动与彷徨,逐渐的平静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明松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来电提示的是“老婆”。
  “还有什么事儿?”康明松尽量的压抑着心情的情绪,努力装作平静的问道。
  “我们的事儿,我已经跟我爸妈他们说清楚了。你最近找时间去我家,把退婚的事情处理一下吧。我要上班,没时间,就不回来了。”陆小芳说道,康明松听不出什么感情*色彩,隔着电话,也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


  康明松摇摇头,说道:“在电话上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退婚什么的就不用了吧。我们也没有订婚,更没有结婚,退什么婚?”
  陆小芳淡淡的说道:“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们还是把一切都搞明白好些,免得将来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后果,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咱们在一起也有几年了,我想那样的结局你也不希望看到。把一切算清楚,咱们也算是好聚好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