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8章 探口风


  康明松嘿嘿笑了两声,一边接过口香糖撕开封面塞入嘴里咀嚼起来,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好了,我们往哪儿走?”
  袁冰绫又迟疑了起来,这会儿爬山的人最多的时候,但基本上都是中老年人或者带孩子的夫妻,而往山坡上才是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去处,可是……
  见袁冰绫迟疑,康明松知道自己也不能太没担当了,径直做了决定道:“咱们还是去那边的山坡走走吧。”
  说完,康明松一只手牵起袁冰绫的手,沿着石板小径就往山坡上走去。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但是天色却还亮,看着越来越近的幽林密径,袁冰绫心中有如鹿撞,越发有些紧张起来了。
  虽然很喜欢和康明松独处,但是在这种场合却又让袁冰绫有些不安。
  这里几乎都是陷入热恋中的情侣才来的地方。
  为什么情侣们喜欢来这里?其目的也是不言而喻,可以不受外界干扰的私语亲昵,开个小玩笑,撒撒娇,有点儿小动作,多么令人向往而迷醉。
  袁冰绫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来这里有些唐突了,自己和眼前这个男孩的感情似乎还远未达到那一步。
  似乎是觉察到了袁冰绫内心的紧张不安,康明松走上山坡便放开了袁冰绫的手,由着袁冰绫跟随在自己身旁,漫无目的的前行。
  ………………
  袁冰绫见康明松主动松开了自己的手,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开始寻找话题,说道:“松哥,你在村里除了发展产业之外,还有什么打算?”
  “除了发展产业还有什么打算?”康明松愣了一下,摇摇头道,“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哦,我现在只想把产业发展搞好,多赚点钱,然后把你娶进门。你不知道,我妈想抱孙子都想的差点走火入魔了。”
  袁冰绫白了康明松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松哥,我和你说正事儿呢,你怎么净说些乱七八糟的……”
  康明松摇头道:“把你娶进门可是我当前的头等大事,怎么就乱七八糟的了?”
  袁冰绫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对,迟疑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松哥。不过我暂时还没做好结婚的准备,我才二十四岁,事业才开始……”
  康明松看着有些紧张的袁冰绫,摇摇头,说道:“好了,冰绫,你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你说的没错,你这刚刚开始上班,我的事业也是才起步,的确还不是时候。”
  袁冰绫见康明松说的真诚,有些感动的说道:“松哥,谢谢你的理解。”
  康明松站住身子,伸手捧住袁冰绫的俏脸,柔声道:“我们之间,不用说这样的话,相互理解就好。”
  袁冰绫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笑,继续沿小道往山上攀登而去。
  ………………
  又走了几步,袁冰绫开口道:“松哥,如果让你在村里任职,你觉得怎么样呢?”
  “在村里任职?”康明松不解的看着袁冰绫,这个想法他可从来没有想过。
  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吧,村里的职务和公务员或者是其它政府工作人员可不同,那属于村民自治的范畴,都是选举出来的,可不是你相当就当得上的。
  当然了,以康明松现在的情况,他也没兴趣在村里面任职。
  袁冰绫点头道:“对,在村里任职。你这不是在村里面发展产业嘛,如果你在村里任职的话,对你的产业发展有很大的方便,而且也不影响你的产业发展。”
  村干部在村里面办事的方便,康明松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真没这方面的想法。
  村干部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威信,说话没谁理睬你,工作很难推进。
  而且,现在的村干部,不但待遇低,而且还做的事情还经常是得罪人的活儿,一不小心,你就会成为替罪羊,不但老百姓会骂你,甚至还承担着很大的风险。
  现在的康明松,虽然算不上事业有成,但毕竟已经上了正轨了,只要正常发展下去,结果不会差,真没必要因为那么点做事的方便,而到村里面任职。
  尤其是现在的靠山村,村干部可以说是一个烫手山芋,村民们对这一届的村干部的风评可是很不好。
  康明松摇头道:“冰绫,这个事情我可说不好,一来是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事情,二来嘛,这村干部是由大家选的,也不是我相当就当的。”
  袁冰绫笑了笑,说道:“没考虑过现在不就可以考虑一下嘛。至于其它的,都好说。”
  康明松看了袁冰绫一眼,他当然知道她这话的意思。虽说村干部是村民们选出来的,可谁都知道,这里面的门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笑着问道:“冰绫,你不会是帮王为民来当说客吧?”
  ………………
  作为当事人,康明松当然知道,因为种植基地发展这个事情,靠山村的书记和主任跟王为民的关系闹得有些僵,并且没有和解的迹象。
  作为靠山乡的一把手,王为民是绝不容许自己治下最重要的一个地方的事务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尤其是他接下来的计划,基本上都需要依靠靠山村来实现。
  因此,靠山村的两委在新一届的换届选举中,全面洗牌是必然的。
  这时候,他就需要绝对信得过的人,来当这个靠山村的书记和主任。
  王为民来靠山村的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也才四个月,信得过的人肯定不多,康明松刚好是其中一个。毕竟,双方在种植基地以及迎接冯宇夏的视察这两件事情上,相处的还算融洽。
  再加上康明松作为他的老朋友袁松林的未来女婿,双方也算是有了一些香火情。


  康明松脑子里面几转,很快就把其中的一些关节给想明白了。
  袁冰绫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的确,前两天王叔叔又去了一趟我家,和我还有我爸爸说了一下这个事情,他希望我来找你了解一下你的想法。当然,我也只是帮着问一下,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