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7章 味道儿


  从别墅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即将到晚饭的点儿了,袁冰绫初来靠山乡,康明松肯定免不了要招待一下的。
  于是,两人一边沿着种植基地旁边的公路往外走,康明松一边问道:“冰绫,晚上想吃什么?”
  “嗯,要不我们去吃火锅?”袁冰绫想了一想,喜笑颜开的说道。
  “吃火锅?可是街上没有火锅店啊。”康明松有些为难的说道,靠山乡的集镇还真没专门的火锅店。几家餐馆虽然能做,但毕竟口味不那么正宗。
  袁冰绫笑嘻嘻的说道:“那就进城去吃吧,前两天去区政府办事儿,听说彩虹路上新开了一家火锅店,鲜香麻辣,好吃极了。”
  “进城吃火锅?”康明松没想到袁冰绫给出这样的答案,有些诧异的说道,“你这才来上班没两天,这样真的好吗?”
  话刚说完,康明松心里面就后悔了,暗道自己的直男癌又犯了,对于恋爱中的女孩子来说,这个时候跟她提翘班好不好,这才是真的不好。
  幸好,袁冰绫还是比较讲理的,知道康明松这是为了她好,不过却没有放弃打算的意思,朝康明松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得意的说道:“我可把我爸的车给借了来,咱们吃了火锅就回来,再赶回来就是了。”
  康明松就有些无语了,这丫头显然是早有预谋啊,这不,车都准备好了。
  康明松就说道:“好,那我们就去城里吃火锅。”
  “嗯,吃了火锅我们去跳舞还是去情侣山那边走一走?”袁冰绫歪着头问道。
  康明松其实听出了袁冰绫的真实想法,其实是想去情侣山那边走一走。
  ………………
  对于情侣山,作为土生土长的古兴人,康明松并不陌生。它位于古兴区政府背后,是一座植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山,成为古兴城里的人们夏日傍晚溜达散步的好去处。
  同时由于那里树木遍布,分成了多处,加上从山脚到山顶都用石板铺筑了小径,前期也有一些石凳木椅安设完成,所以也成为男女情侣亲密相处的最佳所在。
  其实,情侣山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只是一座无名小山,正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情侣喜欢去那里,情侣山这个名字才逐渐的叫开了。
  事实上,前几年和陆小芳一起的时候,他们就住在情侣山的脚下。
  “去情侣山?”康明松也学着袁冰绫,歪着头微笑道,“那还要去吃火锅?这不合适吧?”
  袁冰绫疑惑的问道:“吃火锅和去情侣山散步有什么关系?”
  “吃了火锅嘴里蒜味儿多重,去情侣山的话,岂不是大煞风景?”康明松一本正经的说道。
  袁冰绫这才反应过来,大羞之余,拿手狠狠的打了康明松一下,脸涨得如同苹果般通红,娇嗔道:“松哥,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坏了?你怎么脑子里就想这些坏事儿?”
  “这是坏事儿吗?”康明松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本正经脸。不过,看着女孩绯红的面颊和羞涩的神情,还有那伸手欲打的娇俏模样,他觉得自己心境骤然变得格外轻松愉悦。
  ………………
  回到镇上,袁冰绫稍稍收拾了一下,然后两人就开车往城里赶去。五点多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坐在袁冰绫所说的那家新开的火锅店了。
  作为享誉中外近十年的“火锅之都”,江渝市的火锅及其加盟店占中国火锅半壁江山,差不多十年前,仅主城区内就有五万多家火锅店。至于其下属区县,火锅店更是不知凡几。
  古兴作为江渝市下属的六个中心城市之一,虽然人口才二十来万,但火锅店也是遍布各地,怕不下几百家。
  袁冰绫所说的这家火锅店,只是这众多的火锅店中很普通的一家,只不过因为新近才开业,正处于开业酬宾的优惠期,所以前来就餐的人非常多。
  好在康明松他们来得还算早的,大部分的上班族都还没下班,所以倒是很顺利的找到了位置。
  火锅不是康明松的最爱,但是康明松却最喜欢吃火锅的热烈氛围和感觉,所以哪怕吃得不多,但是他喜欢吃。
  看着袁冰绫涨得通红的俏靥,鼻翼上细密的汗珠,不断用冰冻的王老吉来消减热辣带来刺激感,康明松才发觉,这丫头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袁冰绫的皮肤很好,整张俏脸上完全看不到青春痘痕,这让康明松也有些惊奇,女孩子们似乎对这种燥辣的火锅天生就有免疫能力。
  ………………
  由于情侣山就在这家火锅店的背后,康明松和袁冰绫吃过火锅后,并没有去停车场开车,而是直接往登山的阶梯方向走去。
  此刻已经过了六点,背阴的情侣山登山路已经阴了下来,十分的凉爽。人们也开始行动起来,三五成群的开始登山。
  但是大部分中老年人都选择了走登山的主干道,那里是一条宽约三四米的登山阶梯,也是健步的好去处。
  而距离主干道更远一些的山坡树林,虽然有石板小径,但因为起伏的坡度,加上距离也比较远,反而成了年轻情侣们最热衷于一去的地方。
  两人并肩往山上走,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似的,袁冰绫朝康明松伸出了手,声若蚊蚋的说道:“给……”
  “什么?”康明松愣了一下,扭头看去,只见袁冰绫手掌心打开,露出两片长长的薄薄的包装来。
  赫然是绿箭口香糖!
  康明松讶然道:“哇,冰绫,你想的真周到!什么时候买的?”
  注意到康明松瞟过来的目光里似乎隐藏着一丝笑意,本来就忐忑不安的袁冰绫更是娇羞不堪,狠狠的锤了康明松肩膀一下,嗔道:“坏蛋儿!不是你想的那些,不可能的……”


  “我没说啥啊,我就说吃了火锅蒜泥就该清清口气,免得隔老远人家都能闻到,多没礼貌。”康明松一本正经的说道。
  被康明松理直气壮的瞎说给堵了回去,袁冰绫恨恨的看了康明松一眼,说道:“你才不是那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