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7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袁冰绫不想两个小姐妹和康明松就这么怼下去,便为康明松介绍道:“松哥,这是我高中时两个最要好的同学,孟露、张芸雯。露露现在在区委办公室上班,小雯在民政局上班。”
  康明松就了然了,难怪这孟露为陆天豪打抱不平呢,原来是一起工作的同事。
  不过,他也不打算继续计较这个问题,便想转移话题,笑道:“哟,都是小师妹啊。”
  微胖女孩讶然,瞪着眼珠看了康明松半晌,狐疑的问道:“你也是一中毕业的?”
  康明松微笑着说道:“如假包换,高2003级6班。孟师妹呢?”
  微胖女孩孟露对康明松的成见并没有因为双方校友的关系而减少,瞪了康明松一眼,说道:“我和小冰是高中同学,你说我是哪一届的?”
  “呃……”康明松被怼的有些无言以对,他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太没营养,无奈之下,只好讪笑。
  一直没有说话的另外一个终于开口道:“行了,露露,讨论这个干嘛。走吧,别在这里当灯泡了,我们进去吧。”
  孟露看了一脸尴尬的康明松,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闺蜜,哼了一声,然后率先走进了梦幻歌舞厅。
  袁冰绫故意落后了一步,跟在康明松身旁,小声说道:“松哥,你别在意,露露这人不坏,只是她有些崇拜陆天豪……”
  康明松朝袁冰绫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捏了捏她的小手,拉着她跟着进了梦幻歌舞厅。
  ………………
  一踏进梦幻歌舞厅,幽暗中闪烁着镭射滚灯球灯的光线晃得人心里有些发慌。
  这种场景距离康明松的记忆实在有些久了,眼睛适应了一下,这才开始寻找合适的位置。
  梦幻歌舞厅是一家新开业不久的歌舞厅,距今还不到一年,因此里面的设施都显得非常新。
  在最里边的一圈就是雅座,四人一台,林林总总十来台。康明松他们四人就要了一台雅座。
  康明松发现自己适应很快,音乐总能让人迅速融入环境。
  林宥嘉的《成全》,周天王的《告白气球》和《英雄》,还有更流行的梦然的《没有你陪伴我真的好孤单》,偶尔也会冒出金南玲的《逆流成河》。
  “看着你的脸我的心像触了电,这种迷恋的感觉我无法用语言。月儿又圆圆我向夜空许愿,祈求月老为我们牵一根红线……”
  这首曲子一响起,康明松就感觉到了袁冰绫情绪的变化,原本端在嘴边的可口可乐放了下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但直接的行动比一切语言都要有说服力。
  康明松站起身来,走到袁冰绫跟前,很绅士的一抬手说道:“冰绫,跳一曲?”
  “嗯。”脸微微一烫,袁冰绫微微点头,站起身来,跟随着康明松的身后步入舞池。
  ………………
  袁冰绫当然不是第一次接受男生邀请跳舞,以她的条件,在大学里追求她的男生自然如过江之鲫,她也接触过几个,但都没有啥感觉。
  在她心目中那些男生都显得太过幼稚肤浅了一些,虽然他们竭力想要在女生面前展示出他们成熟的一面,但这反而让他们显得更稚嫩。
  扶住袁冰绫苗条但并不纤细的腰肢,康明松学生时代的文艺细胞重新复活,熟悉的感觉自动中神经传递到脚步中,轻盈的脚步带起女孩丰润挺拔的身体在舞池里穿梭游弋。
  袁冰绫似乎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有些亲密的氛围,虽然以前在大学里也跳过舞,但那种纯粹的同学跳舞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觉。
  心里面就像是揣了几只兔子的羞涩和紧张让袁冰绫下意识的想要寻找话题,无奈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来了大众化的说辞道:“松哥,你舞跳得很好呢。”
  康明松也感受到了袁冰绫的紧张,有意放松气氛,故作夸张的说道:“那是当然了,要知道,你松哥我在学生时代,也曾经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全能选手啊。只可惜我虽然样样略懂,但要再进一层就没有那天赋了,典型的门门略懂,样样稀松。”
  被康明松的话逗得笑出声来,袁冰绫轻松了许多。
  ………………
  看着面前这个谈笑自若的男子,袁冰绫终于将他跟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男孩子联系了起来。
  鬼使神差的,袁冰绫说道:“松哥,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样子!”
  “呃……”康明松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袁冰绫是说之前的他太消沉,太沉默了。
  摇摇头,康明松笑道:“唉,老了,再像当初那样肆无忌惮的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那就是装嫩了。”
  “松哥你这话太夸张了,你也才二十九岁而已,怎么一口老气横秋的味道?”袁冰绫的樱唇微微噘起,乌黑油亮的明眸中盈盈光影游动,“我觉得这并不是成熟的标志。”
  “呵呵,可能这些年来我接触的东西太多,感触也比较多吧。”康明松笑了笑说道。
  对于康明松这些年的经历,袁冰绫也有所了解,她也明白,成年人的生活和学生时代的生活,的确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
  一曲既终,人们纷纷归位。
  康明松和袁冰绫回到他们的雅座时,才发现那两个女孩子早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不愿意当电灯泡,还是遇到了熟人。
  没有了两个闺蜜的虎视眈眈,袁冰绫立即轻松了许多,话语也一下子多了起来,时而埋怨闺蜜失约,时而又和康明松说起她的论文答辩和公务员考试。


  两三曲之后,康明松和袁冰绫的配合已经十分熟稔了,而两人的距离也迅速拉近,不再像最初那样保持着一定距离。
  尤其是两人轻言蜜语时耳鬓厮磨,气息吞吐间,康明松扶在袁冰绫腰后的手指无意间触及到女孩的内衣印痕,一股热流在康明松心底汹涌起来,吓得他马上移开了手,生怕自己在这样的场合失态。